•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两架小型飞机相撞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9-21 16:25:10
【字体:

在北京西郊海拔500多米处的香山上,不少游客清楚地看到“上层空气清新、下层浑浊”。两架小型飞机相撞文明是建立在基础设施之上的。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包括基础设施等项目。当许多西方国家还固守着陈旧观念时,中国正在把世界重新想象成一个有机网络。


以喜马拉雅为例,有超过700万主播提供声音内容,并且平均每天有6000名新主播入驻平台,相当于一所具有一定规模的中学人数。其中,平台十大人气主播“有声的紫襟”是最早入驻喜马拉雅的主播之一。如今,他已经从“草根”成长为有声书类品最头部的主播之一,月收入破200万元。

  因为曾经一度和媒体关系僵硬,以至于每个要跟王志文短兵相接的采访者,都需做好心理建设。前几年,传闻脾气暴躁的王志文变温和了,他连连摆手:“温和谈不上,但我进步了,每天都在进步。”

  “那个时候我正好要高考,我爸在追《过把瘾》,为了能看一眼,我就拿了面小镜子,把电视投影在镜子里偷看,真的上瘾啊……”采访王志文之前,摄影老师一直滔滔不绝地“科普”着当年《过把瘾》的热播盛况,而饰演该剧男主角方言的正是王志文。

  不爱出席活动,不接广告代言,除了偶尔的作品宣传,关于王志文的采访少之又少,他低调得几乎和公众没什么交集。在鲜有的一些采访中,他也一向惜字如金。问他,觉得自己的性格适合娱乐圈吗?片刻思索,他笃定地给出答案,“适不适合都得适合,你身在其中,就得适应。”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这也正是王志文和娱乐圈的相处方式,既身在其中,又疏而远之。当记者向他表达了可否拿这句话作为文章标题时,他立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一直认为,拿一个人说的话做标题不好,为什么呢?标题没有前因后果,你拿一个人的某一句话做标题,这就叫断章取义。”“那我能否理解为,你现在依然受到很多媒体断章取义的困扰。”“每天,无时无刻。即便是家里人,有时也会因为没有听清前因而对某一句话,产生误会。但我想,这是人与人相处中必然会碰到的问题。”

  采访的最后,与他分享起摄影老师当年偷看《过把瘾》的趣事,并向他感慨记者母亲也是他的影迷,“她一直想问你,还会开嗓出唱片吗?”依旧是其标志性的腼腆一笑,“现在应该不会了,代我向你母亲问好。”

  不懂“飙戏”,更认同倾情地工作

  “你们说的这个‘飙’是什么意思?演员同台演戏是个协作的过程,如果你说演员把自己活成戏中角色,将演技和身上的劲全部倾注在角色里,我觉得这叫倾情地工作。”

  在王志文的字典里,飙戏的更准确说法应该是“倾情地工作”,“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就像你提问题我回答,彼此都在倾情地工作。”他习惯把表演称之为工作,就像其常说的,“演戏不能卖脸,要走心”。他敬重这份职业,也会直接简明地表达自己的看法,例如让他用几句话介绍一下正在上映的新作《最长一枪》,他会说,“我们拍那么长时间,你让我用两句话就把它说完?这有点不太尊重人了。”

  在徐顺利导演的处女作《最长一枪》中,为了精准诠释身兼杀手和表店老板双重身份的老赵,王志文曾在钟表店跟着师傅反复琢磨修表的细节。算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演杀手,导演天马行空的创作想法、电影制作班底对作品的诚意、角色的新鲜感都成为他接拍的主要原因,“三年前导演带着剧本到上海找我,跟我说这是一个关于上海的故事,加之我是上海人,特别有亲切感。导演想把上海和墨尔本嫁接起来,组成一个他认为的租界时期的上海,我很想和他一起看看这个过程是怎么做到的。”

  拍摄时,上海气温高达40℃,他却要穿着20多斤的大衣,身上已然湿透,但步履轻快,脸上看不见半滴汗水,如何做到抵抗自然规律,他只答了两个字“心定”,“但心定也并非一蹴而就,年轻时不够心定,所以需要修炼,主要还是靠时间。”

  高考前遭遇车祸,硬是被抬进的考场

  如今采访王志文的年轻记者,第一句话基本都是,“您知道我妈有多喜欢您吗”。不夸张地讲,当年那8集《过把瘾》热播期间,全国青年都在嗑王志文和江珊的情侣档,他也很自然地成了“全民偶像”。

  等来这个机会时,王志文已经在12部影视剧里磨炼了整整八年。甚至好几次,我们差点就无法在荧屏上看到这个“最会演戏的人”。

  1984年,他带着向母亲要来的三天两夜的绿皮火车票,奔赴成都北京电影学院考点参加考试。这个决定起初并不被家人看好,哥哥一度说他的形象不适合当演员,母亲认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就在准备高考文化课时,王志文还遭遇了车祸,医生叮嘱他卧床休息三个月。他不认命,放话“爬着也要进考场”。

  后来哥哥找遍了关系,开了高考史上的先例,王志文硬是被抬进的考场,他坐不起来,发着高烧,用吊挂的木板当课桌,平躺着答完了考卷。

  最终,他以文化课第一的成绩被北影表演系84级录取。这期间,他铆足了劲儿练习声台行表,尤其是台词。

  “经典”和“岁月”,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彼时的王志文身材精瘦,外形条件算不上十分出色。由于年龄小,很多意见也不被同班同学采纳,令他逐渐趋于自卑,有次遇上高仓健到学校做活动,他问偶像你觉得我这么瘦能当演员吗?“我那时就觉得,能看见他就已经知足了,没必要一定要问什么。他当时似乎说了一些鼓励的话。”

  比起自我怀疑,更让王志文沮丧的是得不到导演的认可,由于不符合主流审美,毕业前他好容易才在一部电影里谋到个主角,结果拍到半截儿,被导演辞退,直言他“就不是干演员的料”。

  毕业后,王志文凭着台词功底过硬、文笔好的优势,被分配到中戏研究所任教,并开始在影视剧里打酱油。

  直到,遇见赵宝刚。

  1994年,王志文在后者执导的8集电视剧《过把瘾》中,将北京土著方言的混不吝,诠释成了雅痞文青的洒脱不羁,俘获大批年轻观众。那时,粉丝的来信几麻袋都装不下,去天津跑“路演”,让他体会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也感受到一部电视剧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剧组成员就站在台上,上万观众在台下叫喊着,你一个挥手,可能就会引发他们的大哭,场面一度失控。”

  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他,却对这种“热情”敬而远之,观众翻来覆去咀嚼的“经典”,时隔太久的,他都不会再看:“我觉得没什么经典,更多的是岁月,这是两个概念,人往往觉得久远了的就是经典,但在我们看来,那就是过去了的东西。”

  年轻演员存在,是观众及行业的合理需要

  有人算过,出道近30年,王志文几乎把中国银幕上出现过的近四十种男性角色演了个遍,从淳朴的农村小伙儿到漫步都市的白领,从毒枭到富豪,从古代到近现代历史人物……分析其演技的文章,得出结论,大概就是他的表演风格即没有风格,多变到无法概括。

  对于表演,几乎没人不佩服他,就算是角色不完美,王志文也能让他们诉人衷肠。他会以自己的方式表现角色的内心反差,哪怕台词只有寥寥几句。陈凯歌曾评价王志文演戏,在豪放的同时可以自如地捕捉到各种细腻的感受。

  虽然身处流量时代,但如今的观众仍然对老戏骨的表演念念不忘,这位20年前的“小鲜肉”如是说道:“老戏骨一直在坚持自己,用职业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工作,不需要证明。而‘年轻演员’是观众及业内的需要,这是个合理现象。”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对于一个角色,王志文不喜欢滔滔不绝地谈心得体会,只是拿到剧本、认领角色,然后把角色拖进自己心里,揉碎、融合,再演出来。正如他曾经说的,演员的阅历、经验、理解力、想象力,都可以成为“准备”时可调动的资源。

  至于未来,对自己的表演要求究竟是什么,“我对未来没有设定,唯一的要求就是每次工作,都要准时、准确。就比如,你约我在这里做访问,我会提前坐在这儿等你,然后说好时间,15分钟就15分钟,如果你还有问题,那就只有下次了。这是职业态度。要说标准有什么变化了,就是更准时、更准确了。”王志文说。

  没感觉变温和,只是每天都在进步而已

  除了必须要配合的作品宣传,生活中的王志文和观众离得很远,不走穴、不代言也不爱上节目。在有限的露面中,拍戏以外的话题他也是三缄其口,问他平时不拍戏做什么,他笑着反问“你在问我的私生活吗?”

  与王志文合作过很多次的导演黄建新对彼此甚是了解:“他不喜欢寒暄、说场面话。他眼里有是非,须有深度沟通才能和他成为朋友。一旦成为朋友,他是轻松的、有趣的、重情的。”因为曾经一度和媒体关系僵硬,以至于每个要跟王志文短兵相接的采访者,都需做好心理建设。前几年,传闻脾气暴躁的王志文变温和了,他连连摆手:“温和谈不上,但我进步了,每天都在进步。”具体的进步被他归为“考试成绩”,他认为拍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考试,到了现在成绩确实比以前好。

  不过,在11岁的儿子王冠杰面前,王志文绝对是个温和的慈父,这次小冠杰在《最长一枪》中首次触电。“起初是导演想让他演个角色,我想先征求儿子的意见,他听到能和爸爸对戏,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我儿子是个内向的孩子,跟他爸一样,非常低调。(大笑)”片场,每句台词每个动作,王志文都会帮孩子去琢磨,告诉他拍戏要自然。对于儿子的表演他也不吝啬夸奖,“比想象的好得多,有‘大师潜质’。”语气中夹带着自豪,喜悦。

  【新鲜问答】

  新京报:很多影迷抱怨你近两年作品产量不多,是接戏标准越来越高了吗?

  王志文:有些(作品)可能还没上映或者没有播出。我每年的工作量都是这么多,没有懈怠。

  新京报:还有什么特想演的角色类型吗?会不会尝试做导演。

  王志文:没有遇到过的(角色)我都有兴趣尝试。但绝对没有当导演的打算,因为这不是我的工作,我不学这个,我学的是表演,学什么做什么,没有学过的不敢做。

  新京报:处于网络时代,会用社交媒体吗?

  王志文:会,当然会,现在没有人不会吧(笑)。

  新京报:那你会通过网络等途径,了解观众的反馈和外界的评价吗?

  王志文:我周围每一个人都是观众,我的太太、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们都会告诉我他们的意见,表演中或是什么地方不好,我都能听到。我想没有人能做到每个人的声音都听得见吧。

  新京报:出道至今,经历过自卑,也经历过低潮。

  王志文:不是经历过,我至今还自卑。

  新京报:自卑什么?对于你的表演,不存在差评。

  王志文:这很恐怖,我一直特希望有人来跟我讨论,这不合适,那不合适的。可是一个人已经没什么可讨论的了,这真的是很恐怖的。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 郭延冰

来自:万美娱乐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全国各地民生热点:欢迎申请加入!

第一影视 民生话题 科技进步 安全教育 人民日报 城市新闻 今日关注 饮食男女 开心速递 汽车频道 台湾影视 江西新闻 广西影视 甘肃教育 贵州教育 青海影视 吉林政务 山西影视 江苏影视 浙江影视 山东政务 甘肃影视 安徽影视 河南政务 辽宁新闻 上海政务 浙江新闻 黑龙江新闻 河南教育 北京教育 海南教育 海南新闻 辽宁政务 天津政务 湖北政务 内蒙古新闻 重庆教育 西藏影视 吉林新闻 福建影视 湖南教育 江西教育 广东新闻 黑龙江影视 陕西新闻 天津影视 台湾政务 湖南政务 宁夏影视 湖南影视 江苏政务 海南影视 广西政务 湖南新闻 河南新闻 云南教育 吉林影视 青海教育 安徽教育 广西新闻 河北新闻 陕西政务 内蒙古影视 云南新闻 河南影视 福建教育 宁夏政务 福建新闻 福建政务 北京政务 宁夏教育 新疆新闻 甘肃新闻 台湾教育 云南影视 四川影视 吉林教育 上海教育 辽宁影视 甘肃政务 黑龙江教育 河北教育 浙江政务 重庆新闻 山西新闻 四川政务 台湾新闻 四川新闻 北京影视 北京新闻 湖北新闻 上海影视 安徽政务 天津新闻 浙江教育 江苏新闻 上海新闻 湖北影视 西藏政务 贵州新闻 内蒙古教育 海南政务 西藏新闻 山东影视 安徽新闻 澳门政务 澳门新闻 山西教育 新疆影视 四川教育 江西影视 青海新闻 宁夏新闻 陕西教育 广东教育 西藏教育 重庆政务 新疆教育 江西政务 贵州政务 天津教育 贵州影视 黑龙江政务 重庆影视 广西教育 湖北教育 香港新闻 广东影视 云南政务 山西政务 江苏教育 河北影视 山东教育 新疆政务 陕西影视 青海政务 河北政务 广东政务 辽宁教育 山东新闻 湖北教育 香港影视 澳门影视